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經濟管理論文 > 金融論文 > 正文

金融機構交叉性金融風險分析

來源:UC論文網2019-07-20 07:45

摘要:

  交叉性金融業務的概念,業界最早提出可以追溯到2005年人民銀行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而交叉性金融風險概念則是2017年1月在全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由銀監會官方首次提出,隨后交叉性金融風險成為金融業內廣泛關注的對象。交叉性金融風險是多種風險交織組成的混合型風險,相較于傳統的單項業務,風險交叉傳導性路徑多,風險隱蔽性更強,風險集聚程度高,風險損失難以估量,易引發“黑天鵝”事件和...

  交叉性金融業務的概念,業界最早提出可以追溯到2005年人民銀行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而交叉性金融風險概念則是2017年1月在全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由銀監會官方首次提出,隨后交叉性金融風險成為金融業內廣泛關注的對象。交叉性金融風險是多種風險交織組成的混合型風險,相較于傳統的單項業務,風險交叉傳導性路徑多,風險隱蔽性更強,風險集聚程度高,風險損失難以估量,易引發“黑天鵝”事件和“灰犀牛”事件,嚴重可導致“明斯基時刻”的發生。本文主要針對交叉性金融風險的概念、特征和成因等內容進行了梳理分析。


  一、交叉性金融風險的概念分析


  交叉性金融業務及風險,當前在業界和學術界尚未達成一致結論。交叉性金融業務的一般定義是:一項金融業務跨理財業務、同業業務、信貸業務等兩個以上業務產品,或跨銀行、證券、保險、信托、基金、金融集團客戶的母子公司等兩個以上參與主體,或跨貨幣市場、外匯市場、資本市場、黃金市場、保險市場、大宗商品市場等兩個以上金融市場。而金融機構在跨業務產品、跨參與主體、跨金融市場辦理業務產生的不確定性風險即為交叉性金融風險,是以通道疊加、期限錯配、信用轉換以及增加杠桿等形式累積的多種風險。


  二、交叉性金融風險的特征


  交叉性金融風險是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市場風險、操作風險和聲譽風險等多種風險共振的結果,具有易交叉傳染、隱蔽性強、風險聚集程度高、難以計量預防等風險特征。


  (一)交易鏈條拉長,環環相扣增大交叉感染風險


  交叉性金融業務呈現跨市場、鏈條長、交易對手多元化等特點,一旦某個環節出現問題,極有可能在各金融機構和市場間快速擴散。如此龐大的業務規模中,一旦某個環節出現資金鏈斷裂,市場會驟然收縮,這種“乘數效應”往往立竿見影,且殺傷力巨大。跨業務產品風險相互交織、跨參與主體風險互相傳染、跨交易市場風險相互傳導,杠桿效應在擴大收益的同時,也將成倍地放大風險,而且風險事件發生后,金融機構往往缺乏及時有效的措施去應對相關風險。


  如,近年來,違約債券的數量和金額迅速攀升,特別是2018年度,違約債券121只、1184億元,均是2017年的3.5倍,信用債踩雷的概率大幅上升。而債券市場違約數量和金額迅速攀升,可通過債券回購業務跨市場交叉傳導至貨幣市場,對持券金融機構帶來信用風險。


  (二)交易結構較為復雜,風險隱蔽性增加


  交叉性金融業務通過通道疊加、層層嵌套,風險往往難以穿透。產品嵌套設計,主要是為了滿足交易結構設計需求、增加資產配置可選擇范圍,一種交易行為一般可由多種交易手段達成,由于監管對不同的交易手段的合規性規定不同,因此金融機構可以采用能夠達到規避監管規定、節省資本、少提撥備、規避信貸額度控制、擴大業務量等套利目的的交易手段。與此同時,通道疊加也存在交易透明度較低、風險傳導路徑隱蔽性強等諸多問題;不少投資類產品僅依賴于產品說明書對投向進行調查,未穿透至底層基礎資產,由于信息不對稱,可能存在產品實際主導方存在刻意隱瞞具體投向的道德風險。


  (三)風險傳導多元化,但風險集聚程度高


  風險集中程度主要體現在參與主體和資金流向領域。一是風險集中于銀行體系。交叉金融業務普遍存在資金池運作、剛性兌付和隱性擔保等問題,導致本應傳遞給投資人的風險集中于銀行體系。長期以來不論產品端是否保本、資產端是否發生風險,銀行基于應對聲譽風險等角度考慮,基本均按預期收益兌付,導致本應由投資人承擔的風險集中于銀行體系;即使是代銷產品,由于基礎資產實際是銀行提供,銀行屬主導方,風險并未從銀行體系轉移出去。


  二是風險集中于特定領域。交叉性金融業務投放在政府類、房地產類客戶一直維持著較高比例,也包括產能過剩、中低風險市場杠桿投資等高息領域。其中政府類客戶是營銷的主要對象,主要原因是政府類客戶具有政府信用背書、擁有豐富衍生資源等優勢。當前,政府類客戶及房地產類客戶融資受政策限制、資金募集困難等多方面因素掣肘,融資渠道進一步收窄,發展受到限制,表內外資金的大量涌入,顯著推高了實體經濟杠桿率,降低了債務透明度,在增大信用風險的同時,也面臨著較大的政策風險。


  三、交叉性金融風險成因分析


  (一)交叉性金融業務規模龐大,涉及交易主體多,缺乏統一的監測體系


  隨著利率市場化,商業銀行負債端成本上升;隨著宏觀經濟下行,市場風險偏好下降,金融主體都偏好短久期、低風險資產,因此利差空間受到較大壓縮。為調整業務結構和盈利模式,近年來,各商業銀行紛紛加快業務轉型,綜合利用證券、基金、保險和信托等通道,尤其是著力發展資管領域。2018年,隨著資管新規等新政執行,監管日益趨嚴,整個市場的資管規模有所收縮,但存量體量仍不可小覷。另外,各金融機構出于規避資本、風險撥備、貸款規模等原因開展資管業務,資金往往投向非標、權益資產和限制性領域,業務透明度低,部分實質為銀行信貸業務出表,造成對社會融資規模、貸款增速等重要指標的準確統計難度加大。目前我國資管行業尚未建立統一的綜合統計和完備的監測體系,用于管控業務發展和風險變化情況。


  (二)混業經營的模式和分業監管的體制存在偏離;監管規則的不一致,催生監管套利現象


  目前我國的各類金融機構,包括商業銀行、信托公司、證券公司和保險公司等基本采用混業經營模式,但是銀行、證券和保險業還是分業監管體制(銀監會和保監會目前已合并為銀保監會)。在分業監管框架下,各金融監管部門僅對本領域的資管業務進行監管,監管規則存在差異,協同監管機制不健全,以跨行業、跨市場特征的交叉性金融業務鉆監管漏洞,為規避監管規則而進行的監管套利現象突出。我國銀行業監管最嚴格的行業之一,監管政策的變動對經營影響較大,銀行規避信貸指標、資本管理等監管規則的沖動一直都在,博弈從未停止。以理財資金投資非標準化資產、權益性資產為例,銀監部門對銀行理財產品投資該類資產做出嚴格要求;而其他行業金融機構投資的限制相對較少,造成銀行用理財資金委托信托公司、證券公司等通道來投資股權、發放房地產等行業信托貸款的現象普遍。


  (三)交叉性金融業務底層資產穿透存在難度,期限錯配隱藏流動性風險


  一是交叉性金融業務由于存在通道疊加、層層嵌套,導致底層資產信息不透明問題較為突出。2018年,資管新規對于多層嵌套提出了新的要求,即“最多嵌套一層”的規定對資管業務的慣例做法形成了約束。雖然被列為重點整治對象,但囿于狹義嵌套內涵的局限,在創新沖動勃發的資管領域,多層嵌套仍存在一定操作空間。二是長期投資對接短期資金,期限錯配潛藏流動性風險。對于金融機構而言,完全做到一對一的匹配,在目前募集短期低價資金,通過滾動發行對接長期高收益非標資產的情況下,實際運作存在較大難度。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96.05%的理財產品期限在1年以內,但配置資產如“非標”期限以1至3年為主。一旦銀行理財產品連續發行能力下降或金融市場發生波動,或是項目融資方兌付困難,將引發銀行的流動性危機,甚至通過交易鏈條傳染至其他金融機構。2018年資管新規對期限錯配作出了嚴格限制,但如何在2020年底過渡期結束前消化存量的大額非標資產仍是金融機構流動性管理的議題。

核心期刊推薦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 7天彩票游戏 招商银行催收赚钱吗 五星彩票网址 孤胆车神拉斯维加斯快速赚钱 92千炮捕鱼钓鱼岛游戏 传奇世界2怎么赚钱 王者捕鱼器68000图纸 赚钱的门路现在做什么生意赚钱 阿里众包怎么兼职能赚钱吗 怎么玩打麻将 斗米信用能赚钱吗 热购彩票网址 注会证拿出来后怎样赚钱 聚彩网址 魔兽炼金可以赚钱 问道合20级首饰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