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外語文學類 > 語言文化 > 正文

語言文化學及語言文化意象

來源:UC論文網2019-05-20 08:16

摘要:

  摘要:語言文化學是俄羅斯語言學發展的前沿學科,語言世界圖景是語言文化學的核心概念。語言文化意象是含栽有文化內涵的語言文化單位。相當于語言世界圖景。語言文化意象的差異造成文化交際障礙。本文試圖從語言文化學的視角。通過俄漢語言文化意象的對比分析,揭示其文化屬性、民族心理和民族個性的異同。  關鍵詞:語言文化學;文化意象;民族個性;對比分析  作者簡介:趙迎菊,陜西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俄日法德系講師,...

  摘要:語言文化學是俄羅斯語言學發展的前沿學科,語言世界圖景是語言文化學的核心概念。語言文化意象是含栽有文化內涵的語言文化單位。相當于語言世界圖景。語言文化意象的差異造成文化交際障礙。本文試圖從語言文化學的視角。通過俄漢語言文化意象的對比分析,揭示其文化屬性、民族心理和民族個性的異同。


  關鍵詞:語言文化學;文化意象;民族個性;對比分析


  作者簡介:趙迎菊,陜西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俄日法德系講師,主要從事俄語教學與語言文化研究。


  中圖分類號:H0-05


  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0―5544(2006)05―0047-03


  語言學的研究由來已久,傳統的語言學理論或側重語言的功能研究,或側重語言的結構研究,或沿用一種語言規則系統來解釋一切語言,或像攝影師一樣企圖將語言活動不失真地描寫下來。但他們都在不同程度上忽視了甚至割裂了語言同社會的聯系。索緒爾認為,語言基本上是交際工具。喬姆斯基則認為,語言是由一組規則組成的,機械地運用這些規則,就可以生成合乎語法的句子。規則語言學派的大師們盲目地將拉丁語的規則擴大為所有的語言的范型。而描寫語言學派則認為,通過考察言語中可以客觀驗證的活動和該言語活動所發生的客觀環境,就可以揭示其所傳達的意義。以上語言學的研究方法雖然在闡釋語言本身和語言共性方面均有其獨到之處,但如果用它們來考察某一特定語言的特質及其個性時.這些語言學的研究方法便顯得蒼白無力了。


  20世紀80年代以來,各國語言學家經過認真的探索和思考,紛紛把語言的社會屬性納入他們語言研究的視角,并取得了令人鼓舞的進展,中國的文化語言學。美國的跨文化交際研究及俄羅斯的語言國情學與語言文化學便是較為成功的嘗試。


  本文擬從俄羅斯語言文化學的視角,初步探討含載有文化內涵的語言文化單位――語言文化意象。文章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簡述語言文化學的理論基礎反研究對象:第二部分通過對俄漢語言文化意象的對比,揭示其文化屬性、民族心理和民族個性的異同。


  一、語言文化學一瞥


  20世紀70年代俄羅斯著名語言學家E.M.Bepeщагин和B.T.KOCTOMapoв合著的《語言與文化》一書奠定了俄語語言國情學的理論基礎,至今已有30年的歷史了。盡管語言學界對語言國情學的研究范圍尚無一致公認的界定,但其理論和價值已為眾多語言學家所認識,并已成為語言學領域的研究熱點之一。


  1991年蘇聯解體給俄羅斯社會經濟及人民生活的各個方面都帶來了巨大變化,人們面對現實不得不對眾多文化現象重新認識、重新評價,人們的價值文化觀念隨著社會的變革而發生了巨變。在這樣的社會大背景下,俄語語言國情學的研究者們不再僅僅滿足于通過文化層面研究語言的詞匯層和剖析語言詞匯所含的民族文化語義,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后。他們的研究范圍大大超出了傳統意義上語言國情學的范疇,即從整體的角度,從與文化相互影響的方面來系統地描寫語言的問題。正是在這種背景下,一種被界定為“對語言和文化科學思考發展的研究范式”――語言文化學應運而生了。它把自己的研究對象定位在8個方面:1)文化的人類中心觀;2)作為語言個性的人;3)作為文化價值體現系統的語言;4)語言與文化的同步相互作用;5)作為最高級語言的文化;6)語言反映世界的民族特性;7)言語產生和接受過程的模式;8)文本介入文化以及文本詮釋等。


  語言文化學的出現不能說它代替了語言國情學,應當特別指出的是語言文化學吸取了語言國情學的理論精華。在研究語言文化關系這樣一個內容豐富的歷史長河中,可以說是語言文化學拓寬了俄語語言與文化研究的范圍。它是語言國情學的擴展和延續。概括地講,語言國情學與語言文化學都是當今語言和文化領域共同研究的課題――語言與文化的相互關系。俄羅斯語言文化學研究學者M.A.Kapненка認為,語言國情學奠定了語言與文化問題的基礎,并在成為語言學一個重要領域的過程中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理論、概念、術語系統,語言文化學則邁著堅定的步伐,積極地開辟出自己的科學陣地。語言文化學跨語言、文學、文化及其他文科學科,以語言與文化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為主要研究對象。


  語言文化學是語言學和文化學相互交叉的學科,其主要理論基礎就是文化學本身。文化學研究文化的形式、結構和功能.揭示文化的實質和特性。文化學的理論和研究方法被廣泛運用于語言文化學的各個研究領域。首先應該說是文化學將文化看作:1)一種民族現象,從屬于民族的本質屬性;2)一種民族中心主義現象,每一個民族都認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3)一種原型形象,具有普遍意義的象征和標準,作為表現集體無意識的神話成分等。這些特征在語言文化學研究中受到特別重視。研究文化的最有效的方法是將一種語言與另一種語言文化進行對比。這種文化的對比方法,也成為語言文化學分析語言文化背景的基本方法。


  語言文化學又是語言學科,是一種研究文本的語言學。它屬于人類語言學學科,與社會語言學、心理語言學、民族語言學等關系密切。


  語言文化學的創立者們認為,語言文化學旨在揭示語言單位、各種文本、話語、交際行為形式中的文化信息.可以用四種方法確定:1)文化意素。文化意素是確定民族特有事物的文化因素表現方法。2)文化背景。文化背景確定與社會生活現象、重大歷史相關詞匯和成語的性質。3)文化概念。確定來自感情世界、情緒、價值的概念的抽象名稱,屬于文化概念范疇,文化概念確定世界語言圖景的特征。文化概念的內涵由語言文化共性的樣本在民族特有價值取向和社會歷史經驗的基礎上構成。4)文化附加意義。文化附加意義是語言文化學的基礎概念.是文化術語和范疇內意義的所指和形象意義論據方面的認知解釋。


  二、語言文化學及語言文化意象


  語言文化學的核心概念是“語言世界圖景”。“語言世界圖景”,“語言個性”等概念密不可分。語言文化學以“語言世界圖景”作為語言與文化研究的主要對象。側重研究民族的思維方式、民族性格同言語行為之間的關系,以及文化對話中的民族文化特點,涉及到語音、語法、語匯、義句等層次。因此,語言文化學的興起和發展為解決長期困擾廣大語言文化工作者和學生的“文化意象”問題提供了一條嶄新的思路。以下作者試圖對含載有文化內涵的語言文化單位――語言文化意象作初步分析,揭示其語言文化意象的文化屬性、民族心理和民族個性的異同。


  1.語言和文化意象


  語言不僅是人類思想感情表達與交流的工具,而且是文化的組成部分,是文化的載體。語言能真實地反映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生態地域、政治經濟、物質文化、宗教信仰、風俗習慣等。不同的語言決定了不同民族的思維方式、行為方式以及語言表達方式。文化意象由物象和寓象兩部分構成,常用具體的東西來表現抽象的概念,以已知、易知來啟迪未知或難知。其中,物象是一種感性經驗,可以是一種或多種感觀感知的具體物,是信息意義載體。是文化意象構成中的客觀部分;寓象通常是一種抽象的思想或感情,是物象在一定文學語境中乃至整個文化環境中的引申,是文化意象構成中的主觀部分。文化意象不斷出現在各民族的語言里,漸漸地形成了一種文化符號,帶有豐富的意義,深遠的聯想.以多種多樣的表現形式向人們展示了該民族的歷史文化背景。


  2.語言文化意象的民族文化性


  意象總是以特殊的方式生存于一定的文體中,通常是指一種有意識的語言創新的結果,但并不意味著一定要偏離普通的語法邏輯才能夠存在意象。文本中意象的語言環境通常都是“模糊”而非清晰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語詞所代表的意象才能轉化為審美意象,為讀者所接受。


  在漢語言文化中,意象的創造和運用在文學史上源遠流長。有些逐漸形成某種特定的內涵。比如我國詩人陶淵明以一句“采菊東籬下,悠悠見南山”使“東籬”成為遠離塵俗,潔身自好的品格化身,使“西籬”、“北籬”、“南籬”全無詩意可言;杜牧以一句“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使“杏花村”成為酒家的代名詞。而梅、蘭、竹、菊所被賦予的君子人格更是盡人皆知。不僅如此,一個意象還可以有多種內涵。比如“流水”不僅象征時光流逝,也暗示著人生的失落。有時又代表剪不斷的愁緒,如李后主《虞美人》中一句“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那“剪不斷,理還亂”的愁緒便躍然紙上。由此可以看出語言中豐富的文化內涵成為語言中能獨立運用的基本單位――語言文化意象。


  意象(имидж)在俄語中是一個外來詞,指“心中的影象;圖象”,被引人語言文化學后,稱作“語言文化意象”。語言文化意象是語言中文化含量豐富的語言表達法,是含載有文化內涵的語言文化單位,相當于語言文化學的“語言世界圖景”。“語言世界圖景是語言中體現的人類對世界認識成果的總和,鮮明地蘊涵著民族文化的淵源和內涵。一個民族的語言世界圖景體現了該民族的世界觀、價值觀、時空觀、思維方式等方面的內容”(彭文釗,1999)。


  語言文化意象是含載有文化內涵的語言文化單位,它能指示事物,集語言意義和語言外及文化意義于一體,它的功能在于揭示所指事物類別的民族特點。不同的民族“意”和“象”都有其不同的民族性,意的文化含量不同,即使是象.其組成的語言文化意象也是不一樣的。比如“面包”在中國人眼里只是一種舶來品,缺少本土文化內涵,而在俄國人心中卻具有鮮明的民族標記性。《大俄漢詞典》對“хлеб”的釋義是“面包、糧食、莊稼”。而даль詞典對該詞作了分門別類的說明和解釋,由此可以看出,“хлеб”這一語言文化單位在俄羅斯民族生活習俗中具有獨特的語言文化意象。例如俄語諺語:Хлеб-сольешь,правдурежь(受人款待,應直言不諱);Беэхлебаобедатьнесадятся(非請莫入席);Heбудетхлеба,небудетиобда(沒有面包不成飯)。這里蘊涵的是俄羅斯人殷勤好客.慷慨待客的招待方式。而хлеб-соль,хлстоь已成為客氣、友好的語言象征。хлеб-соль,хлсбосольсто,хлебосольныйхоэяин,хлебосол(хлебосолка);беэсоли,хлеба,худаябеседа;водитьхлеб-солъскем;эабытьчьюхлебсоль是俄羅斯民族性格典型特征之一。


  語言文化意象是人類認知的基本成分之一。“語言文化意象創造的主要方法是略形貌而取其神骨,使典型的物象因注入民族文化和說話人的情緒而被‘意’化,變得模糊、不確定和多義,成為一個變量、充滿審美活力。以超越象的原始義、本義和轉義,獲得‘象’外之義、豐富的象征義”(袁順芝,2004)。如капейка,在物象時,不過是一種貨幣單位,但成為意象后,就產生了последняякопейка,потоваякопейка,проигратьсядопоследнейкопейки等。用來表示用錢方面的艱難情況。Koпейка又可用來表示對人物的反面評價。如EroKопейканищемурукупржжет。另外,беречьнароднуюкопейку也具有評價色彩,要愛惜人民的財產。копейка這個帶有物質文化意義的語言文化單位展現了俄羅斯民族個性的基本特點。


  在俄語中,отец作為語言文化信息單位的文化意象,它不只是對有孩子的人針對自己和孩子的關系中的稱謂,而它含載了社會責任、地位、宗教等文化內涵。отец(父親)在俄語成語及諺語中的語言文化意象表現如下:1)“愛護子女”:любижсну―любиидетейкормить;2)“教育子女”:Maтеринсын,отцовпасынок3)“享有家庭權威”:Отцассыномисамцарьнерассудит.文化內涵也表現在該信息單位所帶有的社會價值評判方面:1)“第一、重要”:PeкаЕвфратвсемрскамотец;2)“源頭、開始”:Отецотечества,благодарыйгосударъ;3)“庇護者”:Бapиннаш,отецродной;4)“奠基者”:Отецчеловеческого,Адам.


  在漢語中.父親也是一個內涵豐富的語言文化意象,如“家父、家君、天地君親師”等,其象征著威嚴,由此而引申為“統治者”.如父母官;“父子兵、父母之邦”象征親情;也表示對男性長輩的統稱,如“祖父、伯父、舅父”。


  又如俄羅斯人的一個特點是無論做什么事都要“足量”,希望達到極限。在日常生活許多方面都有表現,如喝伏特加酒(водка)。許多俄羅斯人不僅在飯前喝伏特加,而且在吃飯中間也喝,飯后還要喝,在任何時間都要喝。воробьев在書中引用了不少諸如:“Русскиепируютденьиночь,покавсегоосуша.”的語句。這說明俄羅斯人對酒的嗜好,另一方面通過водка這一語言文化單位的聚合比較說明該語言單位的文化內涵,并以此從一個方面來說明俄羅斯民族個性。


  語言文化學理論告訴我們,每一種語言都是感知與認識世界的一種方式,通過語言,現實世界得以觀念化表達,從而形成該民族世界認知的統一的觀念系統。由于各種語言之間共性和個性的相互關系,所形成的語言文化意象既有普適性,又有民族性。由此我們可以得出,俄漢兩種語言的形成與發展根植于不同的民族文化背景,因此俄漢民族在語言應用上勢必都烙上各自的特征,表現出鮮明的民族個性。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以儒家文化和道教文化為主干,幾千年來以仁、義、禮、智、信的傳統觀念強調人的行為規范,溫、良、恭、儉、讓是漢民族個性的特征之一。俄羅斯民族是一個十分特殊的民族,它有著橫跨歐亞大陸的遼闊疆域,有著一部徘徊于東西方文明之間的歷史,更有著對俄羅斯文化的起源和發展起奠基作用的宗教。俄羅斯這種特有的地理環境和社會文化背景決定了俄羅斯民族的心理意識,造就了俄羅斯民族的“兩極性”。然而,俄羅斯是世界的完整部分,它將巨大的東方和西方結合在一起。在俄羅斯的精神中,東西方兩種因素永遠并存。正如俄羅斯聯邦國徽上的雙頭鷹(двуглавыйорёл)的形象,東西兼顧是俄羅斯民族個性永恒的主題。


  語言是客觀世界與主觀世界的“中間世界”。語言文化意象是人類認識世界的成果在語言中的形象體現.鮮明地蘊涵著民族文化的源流和內涵,具有深厚的民族性。不同的語言決定不同民族的思維方式、行為方式以及語言表達方式,只有交際雙方思維活動的思維場一致,理想的交際才能達成。從語言文化學的視角探討“語言文化意象”對民族問相互了解具有直接的現實意義,因此研究語言文化意象對深入了解語言與文化之間的關系可以起到促進作用。

核心期刊推薦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