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教育教學類 > 中等教育 > 正文

看美國如何辦中學生科技大賽

來源:UC論文網2019-05-17 10:20

摘要:

  來自東北大學的郭哲是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訪問學者。經過層層審核,她終于如愿以償成為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簡稱ISEF大賽)的評委。不過,她事先就知道,美國科學家要給中學生科技競賽當評委,不僅全義務,連吃飯、往返路費都要自掏腰包。  作者:原春琳  這次大獎賽的決賽,吸引了來自全球59個國家和地區的1611名中學生,包括27名中國大陸和5名香港地區學生。  這是全球規模最大的,也是唯一...

  來自東北大學的郭哲是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訪問學者。經過層層審核,她終于如愿以償成為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簡稱ISEF大賽)的評委。不過,她事先就知道,美國科學家要給中學生科技競賽當評委,不僅全義務,連吃飯、往返路費都要自掏腰包。


  作者:原春琳


  這次大獎賽的決賽,吸引了來自全球59個國家和地區的1611名中學生,包括27名中國大陸和5名香港地區學生。


  這是全球規模最大的,也是唯一面向初三到高三中學生的科學競賽。競賽目的是鼓勵學生應對富有挑戰性的科學問題并解決未來問題。


  記者發現,從開幕式到閉幕式,從比賽到評審,都是中學生的一場科學狂歡,所有的流程都是圍繞著他們轉。


  開幕式沒有主席臺4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坐在觀眾席


  比賽的開幕式和閉幕式都是在美國加州的圣何塞州立大學的學生活動中心舉行的。與國內的開閉幕式不一樣,這里沒有設立任何主席臺,而開幕式上被請來擔任評委的4位諾貝爾獎得主就隨隨便便地坐在遠離舞臺的觀眾席上。只有當主持人介紹到他們時,攝像機才對準他們。


  與我們熟悉的開幕式不一樣,在奔放的非洲歌舞活躍全場氛圍之后,沒有其他的娛樂節目去干擾這場典禮的主題,1600多名學生完全成為這場盛大典禮的主角,致辭嘉賓也只是簡單表達了自己的希望與祝福。


  與成人簡單的西裝不同,學生或著禮服,或著民族服裝入場,成為這場典禮的中心。每當主持人念到參賽國家的名字時,就有一個或者幾個學生舉著自己手繪的帶有國家國旗和自己心愿的紙張奔向舞臺,然后高高舉起代表自己國家的驕傲。


  1000多名評委都是志愿者


  訪問學者郭哲告訴記者,這項賽事的評委必須符合以下要求:具有本專業的博士以上學位,至少具有6年以上的工作經驗,最好要有科技競賽評審的經驗。


  參加這次比賽評審的評委有1200多名,分為特別獎和大獎評委兩種類型,基本與學生的參賽項目達到一比一的比例。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背景:都是志愿者。


  評委會嚴格執行近親回避原則。評審委員會在分配工作時,會避開那些參賽選手本國的評委。評委在申報項目時,必須明確指出自己是否參與指導參賽項目。


  評審組組長只有組織權沒有表決權


  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動物進化與系統學研究室副主任周紅章博士已經擔任過幾屆ISEF大賽的評委了。


  讓他感慨的是,比賽的機制能保證每個評委在評審過程中都有發言的機會。“在國內的評審中,權威專家如果不說話,別人是不敢隨便說的。在這里,一個小組組長是該專業的主席,沒有表決權,只是組織的權威,擁有讓大家繼續討論、投票和唱票的權利”。


  香港浸會大學能源研究所姜冬梅博士也有同樣的感覺。她所在的評審組里,不乏老資格的評委,有很多評委參與過20多屆了。組長是這個專業的主席,也是美國農業部的一個專家。在全過程中,他雖然挨個看過參賽項目,但是絕不發表任何評論。他會組織討論,一定要大家都沒有意見了,才能進入下一個等級的評審。


  “這種機制擺脫了學術權威,也擺脫了行政權威。每一個評委都可以平等的發表言論,有時甚至會為了一個項目,大家不停地站起來表達自己意見。這就是在爭執中尋求公正。”她說。


  評獎看重的是中學生的科學思路而不是學術水平高低


  姜冬梅博士所在的評審組有個項目看起來技術含量不高:一個美國孩子做的是礦區土壤改良的項目。實驗設計非常簡單――往土壤里加一些物質,改變PH值,然后列一個表格,記錄土壤在不同的PH值下植物的發芽率。然后,他又用機器翻耕土壤,在25平方米土地上進行大田試種。


  “整個實驗非常簡單,沒有幾個表格,甚至連一個生長季的數字都沒有拿全。但是他已經有一套完整的科學思路,還可以延伸出很多新的研究。在最后評審時,所有看過這個項目的評委都給了它最高分。”姜冬梅博士說。


  作為大賽評委,華東理工大學機械與動力工程學院副院長安琦博士也堅持高評價一個看似簡單的項目。一個美國學生做關于鉆木取火的項目,研究產生火苗時間和木頭的硬度及轉動速度之間的關系。這個學生做了很多的實驗,開始用手工,發現鉆不出火,后來就用改裝的臺式電鉆,把所有的加工的木頭試樣固定在臺式電鉆上面來做研究。


  “我覺得這個東西最符合青少年的創新。青少年應該徹底拋開功利主義的思想,最重要的一點是培養科學的精神,培養對科學的熱愛,這就是科學素養。”安琦說。有個美國學生已經連續四屆參加這個比賽。這個學生之前已經獲獎,在上大學后還沒有停止對這個項目的研究,還在繼續參賽。


  實際上,這也是ISEF大賽的評獎標準:看這個項目是不是能夠激發學生的興趣,是不是有利于培養學生的科學精神,它所用的知識是不是符合青少年的知識范圍,研究過程是不是在最大程度上培養了學生的科學視野。


  參加比賽的學生被當成青年科學家


  孟祥博是北京市101中學的學生。這次他帶著自己名為“檸檬葉浸提液對白粉虱防治作用的研究”項目到美國參賽。無論是接受評委考查,還是在公眾開放日上被公眾詢問,孟祥博都有種非常強烈的感覺:他們不是把自己當一名學生來看待,而是在很認真地向一位科研工作者咨詢。


  在公眾開放日那天,一撥又一撥的美國公眾來到孟祥博的展臺前,很仔細地詢問這個項目的研究機理,如何自己提取這種檸檬葉浸提液來對付討厭的小蟲子。生性活潑的孟祥博應對自如,把道理講得深入淺出。“做科學就是這個樣子,要把大道理講得普通百姓也能明白。”他說。


  作為評委,周紅章博士說,大賽在整個環節設計的時候,是完全按照職業科學家交流的大方向設計的。你可以假定我不是評委,而是同行交流。展現在參賽學生面前的,就是一個交流的平臺。


  選出最好的鼓勵大多數


  在這次參賽的中國學生中,22人獲得單項、團體共計23個獎項。與2000年第一次參加比賽時幾乎什么也不懂相比,這十年中國學生發生特別大的變化。英特爾公司中國區教育事務部總監朱文利說:“你能看到中國學生的成長,不僅是一個代表團,而是一個群體的成長。中國學生的語言能力、表達能力、各方面的綜合能力在提高,他們的全球視野在提升。”


  但是中國學生和老師感受到的不一樣還有很多。


  一個參賽中國學生講了一段經歷:他跟評委老太太開始沒溝通好,漏掉了一些信息。他問評委能不能補充,評委表示,現在很累并且手頭還有其他工作,約了3點再來找他。他很忐忑不安地在展臺前面等著。3點到了,評委準時出現。這個中學生為老太太的守約和尊重感動不已。


  在ISEF的指導規則上,包括在打分表上,組委會會提醒評委一句話:孩子們在項目上已經做了很多的努力,希望評委們一定要愛護他們,鼓勵他們,包括說話的語氣、看他們的眼神都有要求,要充滿了愛心去教。甚至本次大賽有個口號也與此相關:選出最好的,鼓勵大多數。


  ISEF給了孩子們足夠多的榮譽和獎項,不管是特等獎還是末等獎。在領獎時聚光燈都會追著跑了幾十米長路的孩子們。所有的頒獎人員都在期待著。他們上臺以后接受很多的擁抱,有足夠的時間享受自己從努力到成功的過程,有足夠的時間流淚。


  在姜冬梅博士看來,國內教育最大的問題就是愛排名次。因為中國的家長太希望孩子做第一了,而當不了第一的時候,給孩子的感覺就是他已經輸給了全世界。這樣做往往會傷害孩子們的自信心。中國教育不缺嚴謹、不缺知識,最大的缺失就是老師已經忘了怎么鼓勵孩子,已經忘了我們的孩子本身已經很優秀了。

核心期刊推薦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