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教育教學類 > 家庭教育論文 > 正文

家教,何去何從?

來源:UC論文網2019-04-23 10:55

摘要:

  最近杭州育才中學兩位老師因踩了有償家教這根紅線,被學校辭退。不管是網絡還是電視,基本持肯定態度,在家教處于“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境地時,結果可想而知。似乎同情者少,火上添油都多。似乎每個旁觀者都是純理性之人,是生活在規章制度框架之中的人,可現實如此嗎?似乎教師只要進行有償家教,就有違師德,幾乎沒有人明里為他們叫曲,媒體甚至作為典型加以批判。雖然有償家教不能提倡,但不能提倡的東西不等于要完全扼...

  最近杭州育才中學兩位老師因踩了有償家教這根紅線,被學校辭退。不管是網絡還是電視,基本持肯定態度,在家教處于“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境地時,結果可想而知。似乎同情者少,火上添油都多。似乎每個旁觀者都是純理性之人,是生活在規章制度框架之中的人,可現實如此嗎?似乎教師只要進行有償家教,就有違師德,幾乎沒有人明里為他們叫曲,媒體甚至作為典型加以批判。雖然有償家教不能提倡,但不能提倡的東西不等于要完全扼殺,存在就是價值,可以說家教除了它的負面作用外,也有正面作用。主管部門只看到教師為了家教去賺錢,甚至課堂上少講一些,但是事實情況這樣的只是少數,只要收得合理,何嘗不可呢?更為重要的是,主管部門想過這些孩子在放假后何去何從的問題了嗎?可以這么說,絕不多數孩子的變壞,就是在放假的這段時間里,學校里教師辛苦地教育學生,可能還不如假期一會兒工夫的帶壞。對于絕大多數家庭來說,家教并不是為了給小孩帶來多少知識上的進步,而是為了假期能有教師能繼續教育自己的孩子,真的沒有比變壞更可怕的事了。雖然有許多人吶喊:還給孩子時間,讓他們盡情地玩。可是面對誘惑,孩子有多少辨識的能力和面對的勇氣呢,這個勇氣,可能連家長都沒有。


  多從實踐操作層面出發,少從理想狀態中索要答案,這不是現實主義,而是為了把事情做到實處。理想是用來激勵人的,現實才是人生活地地方。一方面有幾位教師能無償家教,適當索取些也無可厚非;另一方面,對于家教要適當的引導,使其正規化,而不是一棒子打死,何況可以絕對地說,想打死家教,比消滅老鼠還難!既然消滅不了,就想辦法來引導它,使其盡量消除負面影響,擴大正面作用。人類對老鼠的厭惡由來歷久,但人類并不是站在老鼠的立場甚至不是生態價值的立場來認識老鼠的,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來討伐它的,老鼠會攜帶病原體,導致鼠疫,會偷吃人類的糧食等等,使人類非常討厭它。而事實上,老鼠有其生態價值和生存的權利,相反因為人類的偏見和殺戮使它更為強大。可以這么說,社會對家教的反對,多半是出自于“有償”兩字,如果是無償家教,家教就不會受到老鼠般的待遇。可是這里對“有償”的認識,也并不是出于多少公心,而是忌妒。


  對教師職業的要求要比其它行業要高,這是正常的,也是應該的。但尊重也要以“物”為基礎和前提的,“貧窮”是很難在這個社會上得到真正的尊重和敬仰的,“臭老九”,還不是一直有人這樣稱呼著嗎?《教師法》第三十三條規定:“國家保護教師的合法權益,改善教師的工作條件和生活條件,提高教師的社會地位。教師的工資報酬、福利待遇,依照法律、法規的規定辦理。”而家教的內因之一,教師的待遇不高是很重要的原因,教師作為生物的人,對物質的追求絕不可能因為幾個口號而沉浸在自我滿足之中。


  最近劉翔在博客中說:“在我的記憶中,沒遇到過比較好的老師,最讓人討厭的就是硬拉著你補課賺點外快,而且補的東西和上課的差不多,我靠!”作為一名公眾人物,如此抨擊老師,可見社會對教師這一職業的尊重有多少水份,更何況還有許多人跟貼支持劉翔。如網友王磊說:“翔仔,這‘我靠’說得實在太清新脫俗了。”不知道,劉翔的教練們,算不算他的老師,是不是也收了劉翔的錢,那些教練們看到這樣的言詞會不會心寒。社會本來對教師有點仇視,其實不滿的是對教育,可是在公眾的眼里教育里的主角就是教師,甚至是等同的。公眾人物再如此火上添油,不免有故意吸引公眾視線之嫌,這難道不會影響自己的形象嗎?正如網友傅李所說:“教師節怎么能對老師說出末尾兩個字來,劉翔注意你是有影響力的人物。”有時不得不說,社會現在已經寵壞了一些所謂的名星,使他們不知道自己的社會責任,卻學會了隨口胡言,網友墨菲說:“你怎么能夠粗口呢?”劉翔的回答很干脆:“whynot?”在劉翔吧中,太多數是支持劉關翔的,這不得不令人對教育沉痛反思,而不僅是教師。教師不是教育的主要責任人,更不是法定人,教師是教育的員工,無法承受教育失敗的歸因責任,教師雖然人數眾多,可大多數只是默默無聞,選擇沉默,不是視而不見,而是見之無奈。教師已經成為了教育領域中最為弱勢的群體,甚至是風箱里的老鼠,前后出氣,進退兩難。


  曾經在網上,看到有教師欲在假期聯合幾位教師做無償家教,意在為無人看管的孩子有個去處,雖然不知結果如何,但可以看得出,許多教師并沒有被錢財吞噬良知,何況在眾多的教師中,做家教的能有幾成?家教從經濟學的角度考慮,是因為有需要才有市場,確實在社會上還沒有形成對孩子假期合理安排的意識之前,它的市場化進程還會進一步擴大。教師法第五十條規定:“圖書館、博物館、科技館、文化館、美術館、體育館(場)等社會公共文化體育設施,以及歷史文化古跡和革命紀念館(地),應當對教師、學生實行優待,為受教育者接受教育提供便利。廣播、電視臺(站)應當開設教育節目,促進受教育者思想品德、文化和科學技術素質的提高。”可這些地方對學生開放的程度有多少,電視中有多少是這樣的節目,對學生來說,是有多少吸引力呢?教育的問題表現在學校,根子在社會。同樣,家教的問題出在教師身上,但是根源卻在社會上。


  做家教,可能是因為大家覺得教師配不上“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春蠶”之類的稱號,是有違師德。吳非在《前方是什么》一書說:“我一直厭惡中國人以春蠶比喻教師。我不知道還有哪個有進取心的民族會有這一類的比喻。我不喜歡沒有骨頭的動物,也不大尊重被人飼養(或豢養)的動物。”前不久有位教育前輩開玩笑說,以后學校要工商局管,可能家教也是原因之一吧?可是既然要管,就要管好,而不是管死,引導為主,使做家教的老師,既能安心教書,也能在閑暇的時間內為己為孩子作點貢獻。

核心期刊推薦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