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經濟管理論文 > 經濟危機論文 > 正文

撲朔迷離的歐洲債務危機

來源:UC論文網2019-04-19 09:11

摘要:

  2009年12月全球三大評級公司惠譽、標準普爾、穆迪分別將希臘主權信用等級下調,從而拉開希臘主權債務危機的序幕。2010年1月,西方評級公司警告將可能下調葡萄牙、西班牙等國的主權信用等級,引發了市場恐慌。2010年4月27日標準普爾將希臘主權評級進一步降至“垃圾級”。5月4日,歐美股市全線大跌,跌幅均超過2%。直到5月初,歐洲才相繼達成1100億歐元的希臘穩定計劃和7500億歐元的歐洲穩定計劃...

  2009年12月全球三大評級公司惠譽、標準普爾、穆迪分別將希臘主權信用等級下調,從而拉開希臘主權債務危機的序幕。2010年1月,西方評級公司警告將可能下調葡萄牙、西班牙等國的主權信用等級,引發了市場恐慌。2010年4月27日標準普爾將希臘主權評級進一步降至“垃圾級”。5月4日,歐美股市全線大跌,跌幅均超過2%。直到5月初,歐洲才相繼達成1100億歐元的希臘穩定計劃和7500億歐元的歐洲穩定計劃。


  歐洲債務危機的根源


  與以往主權債務危機不同的是,希臘主權債務危機并不是一個局部的危機,而是危及整個歐元區的危機,其危機根源并不局限于局部的金融市場的投機攻擊,而是根植于全球經濟運行體系,并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因而成為未來全球經濟復蘇的障礙。


  居高不下的財政赤字2009年希臘的預算赤字占GDP比重超過12%,是年初的4倍,其債務余額為2800億歐元,占其GDP的124%以上。而《馬斯赫特里特條約》規定各國的財政赤字和債務余額占GDP的比重分別不得超過3%和60%。“笨豬五國”(pigs)的葡萄牙、愛爾蘭、意大利、西班牙,其2009年的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分別為9.4%、14.3%、5.3%、11.2%,債務余額占GDP的比重分別為84.6%、82.9%、116.7%、66.3%。整個歐洲只有保加利亞和盧森堡保持在3%的警戒線以下。居高不下的財政赤字和外債水平,在GDP增速放緩的時候,引發主權債務危機的可能性會突然增加。


  金融市場投機攻擊從亞洲金融危機到美國次貸危機,再到希臘主權債務危機,所有的這些金融危機都與金融市場的投機攻擊有一定的聯系。早在希臘2001年加入歐盟前,高盛就通過一系列的貨幣互換與信用違約掉期協議(CDS),使得希臘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從實際的5.2%在賬面上降低到歐盟《馬斯赫特里特條約》所規定的3%。但另一方面,高盛卻又在債務即將到期的時候,通過一系列的炒作,使歐元兌換美元的匯率大跌,從而使得希臘等國歸還美元債務的成本大幅度上升。此外,高盛還通過一系列的債權證券化手段幫助希臘獲取資金,通過這些操作,希臘在名義上減少了大約23.67億歐元的外債。隨著全球經濟的高度虛擬化,全球熱錢增多,這些錢開始是進入私人部門,但接著就是進入政府部門,從而導致各國政府的債務不斷增加。


  深層次的問題歐洲債務危機表面上看是與巨額財政赤字,與金融投機行為有關,而實際上則是存在一些深層次的問題,這些問題從經濟管理到經濟制度,從經濟制度到政治制度,都預示著未來全球經濟復蘇存在著巨大的困難。


  一是政策根源。巨額的財政赤字是與凱恩斯主義的宏觀經濟干預政策密不可分的。美國次貸危機之后,全球范圍內的經濟刺激與政府財政赤字相互推動,導致政府公共債務規模不斷攀升。政府刺激經濟的結果是:政府支出上升、社會保障支出上升、稅收收入下降,最終導致通脹與赤字并存,宏觀經濟運行存在巨大風險,從而給金融投機攻擊提供了機會。


  在凱恩斯赤字政策背景下,通過赤字財政、發行外債、希臘基礎設施建設和消費信貸,希臘經濟在2003年―2007年呈現快速增長的局面,但隨著美國次貸危機的影響加深,消費需求大幅度下降,政府不得不通過進一步的赤字政策推動投資和消費,從而使債務問題越積越深。大多數發生危機的國家都是在經濟泡沫時候過于樂觀而借了過多的債。這些國家為什么會借這么多的債?因為他們越來越相信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問題是可以通過凱恩斯有效需求刺激方式克服的。凱恩斯主義的經濟刺激手段,其本質乃是只針對總量平抑周期波動,而不能從結構上化解經濟內在的矛盾,政府開支不僅不能夠克服經濟體系內在的問題,反而會走上一個自我循環的不歸路,直至最終導致經濟危機。


  二是結構矛盾。歐洲債務危機與美國次貸危機有著一些共性的問題。從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到2000年IT泡沫破裂,從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到這一次的歐洲債務危機,表面上看是金融市場的投機所致,而實際上,乃是全球經濟體系和經濟制度存在根本性的不可化解的矛盾,這種內在的矛盾乃是危機爆發的基礎條件。就希臘債務危機而言,由于在歐元框架內,希臘的經濟發展水平較差,必然導致其債務水平不斷上升,并最容易受到金融投機攻擊。


  三是政治問題。導致希臘債務危機的深層次原因,還包括一些政治問題。嚴重的政治腐敗一方面導致賄賂成風、偷稅漏稅嚴重,從而導致稅源損失;另一方面,公務員隊伍過于龐大、借助公共工程的尋租行為增多,從而導致無效率的政府開支過大。希臘人享受退休前收入96%的退休金,公務員的未婚或離婚女兒,可以在父母死后繼續領取他們的退休金。政府缺乏公信力,也是希臘債務危機的一個重要原因,一個缺乏公信力的政府,其任何政策都難以培育市場信心。此外,作為歐盟成員國,一個經濟發展水平較低的國家向集團內其它國家的看齊,進一步加重了政府開支,而這些政府開支并沒有相應的稅收支撐。


  最嚴重的政治問題在于國家企業化運作,主權基金存在“去政策化”的現象。為什么會有赤字?名義上都是為了刺激經濟增長,但實際上存在政府“經濟人”現象。美國的一些赤字更多的是與就業有關,就業與選舉有關,而在其它一些發展中國家則可能是與工程有關,工程與腐敗有關。很多中國學者在討論國際金融危機的時候會提出“抄底”的概念,美國房地產市場崩潰了,他們就主張去美國抄底房地產,美國國債價格下跌時,他們就主張抄底美國國債,現在歐洲出現債務危機的時候,又有“學界權威”和“專家”主張抄底歐洲債券。由此可見,國家主權基金不完全是用來穩定宏觀經濟運行和促進經濟發展,而是墮落到從事商業投機的地步,更何況,這些“專家”的預測幾乎都是失靈的。


  歐洲債務危機的影響


  新的金融危機因為希臘發行的國債,要么是歐元區各大銀行承購,要么就是得到這些銀行或保險公司的擔保,希臘的主要債權人是法國和德國,分別有500億歐元和300億歐元,葡萄牙的主要債權人是西班牙和法國,分別有600億歐元、300億歐元。如果歐洲債務危機不能得到妥善解決,將會導致歐洲各大銀行出現多米諾骨牌現象,一大批歐元區銀行面臨倒閉威脅,歐洲中央銀行更是難逃災難。實際上,危機爆發后,歐洲銀行同業拆借利率不斷攀升,已經出現信貸緊縮的現象。西班牙政府已經宣布接管一家小型儲蓄銀行,西班牙對外銀行可能無力償還10億美元的債務,外國銀行正收緊對西班牙等歐元國家金融機構的貸款。當然,單純的金融危機是能夠很快克服的,“笨豬五國”的債務總共8000多億歐元,其中,希臘和葡萄牙分別為1060億歐元和440億歐元,7500億歐元的歐洲穩定計劃足以應付。


  歐元區危機歐洲債務危機導致歐元匯率大幅度下跌,從2009年12月25日至2010年1月底,歐元兌美元貶值8.4%,2010年2月歐元對美元匯率在10天之內下跌10%,從1.45∶1左右迅速貶到1.2∶1,而美元指數從70多上沖到90以上。歐元匯率的大幅度下降,一方面有利于歐元區內的出口大國,但另一方面導致了整個歐元區的政治危機。除了歐元匯率大幅度下跌之外,“國家破產”正在考驗歐元區域貨幣一體化。作為獲得歐盟救助的條件,希臘承諾降低財政赤字,削減開支,將降低公務員的薪金、凍結社保等福利,2010年5月5日希臘發生了大規模的罷工運動,抗議政府采取緊縮措施。如何協調統一的貨幣政策與統一的財政政策和社會發展政策成為歐元區今后的一大難題和任務。


  全球經濟復蘇面臨挑戰IMF的一項研究發現:從1972年至2000年,主權債務違約后,其借貸成本在第一年平均上升4%,第二年有所好轉,第三年基本恢復違約前水平。在一個依賴于凱恩斯經濟刺激政策的經濟社會里,這將會導致經濟復蘇困難。IMF的研究還發現,主權債務違約期間,企業外部信用平均減少40%。實際上歐盟與IMF的援助方案本身就要求希臘持續四年以每年10%的速度削減經常性的財政支出(除去國債利率的財政支出),私人投資者愿意以5%的利率購買希臘國債。據統計,主權債務違約國家在債務重組過程中,GDP平均增長速度要比其它國家平均低1.2%。


  歷史經驗也表明,20紀80年代新興市場債務危機波及到整個發展中國家,即使那些沒有主權債務違約的國家也深受其害。歐洲債務危機背景下,全球各國推出的削減赤字計劃,為全球經濟復蘇蒙上了一層厚重的陰影。有人擔心,2010年全球經濟可能因歐洲債務危機而“二次探底”。由于全球各國的赤字和公債水平都已經創下或接近歷史新高,未來全球經濟的復蘇難度將會大大增加。


  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歐洲債務危機使得中國資產面臨縮水的危險,隨著主權債務危機的發展,外匯儲備投資不是在好資產與壞資產之間進行選擇,更多是在壞資產與更壞的資產之間進行選擇。


  中國和歐洲的經濟聯系多于金融聯系,因此,歐洲債務危機對中國的主要影響是出口需求,但是,發生債務危機和具有潛在債務危機的“笨豬五國”占中國出口市場的比重并不大。當然,當歐洲債務危機波及整個歐洲的時候,歐洲作為中國第一大出口市場,其出口需求沖擊還是巨大的。同時,隨著中國開放型經濟的戰略性轉型,內需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最重要源泉,如果轉型成功,歐洲債務危機對中國的影響不會太大。因此,歐洲債務危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還有待進一步的觀察。


  未來全球債務風險


  截至2010年2月,全球各國負債總額突破36萬億美元,占全球經濟總量的60%左右,預計2011年將超過40萬億美元。美國整體債務近80萬億美元,超過GDP的550%,包括聯邦債務、地方債務和政府支持企業(GSE)債務,占GDP的比例為140%,居民債務占GDP的比例為100%,公司債務占GDP的比例為320%。所以,歐洲債務危機絕不僅是歐洲的危機,而是全球的危機。


  全球主權債務風險還體現在基于主權債務的信用違約掉期(CDS)這類非現金的衍生品交易上,美國市場上的CSD規模大約有15.5萬億美元。大量的CDS風險發生在2012年。一旦大量債務到期,全球性的“迪拜債務危機”就可能上演,2010年2月4日三大評級機構警告,如果美國到2013-2015年赤字不減少,美國的主權信用可能會被下調。


  未來全球經濟復蘇的障礙就是債務:居民債務導致消費需求不足;企業債務導致投資需求乏力;政府債務導致公共需求下降,同時,企業和居民稅收負擔加重。隨著金融創新和政府干預之間的惡性循環,全球金融系統性風險不斷加劇,風險從銀行到政府;從希臘到歐盟;從富人到窮人;從窮人到人類;從現在到未來,終將導致全球經濟面臨巨大的危險。解決主權債務危機最根本的辦法是提高勞動生產率,在全球經濟高度虛擬化的環境下,金融市場投機過度而實體經濟創新不足,社會再生產循環體系出現梗阻是必然的結果。


  歐洲債務危機對中國的啟示


  中國雖然是一個財政盈余的國家,但是,潛在的債務威脅也是不可忽視的。中金公司研究報告預計,2009年末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貸款余額(不含票據)約為7.2萬億元,預計2011年底達到約10萬億元。10萬億元的地方政府負債約占中國2009年GDP的三分之一。這些地方政府債務所使用的手段類似于西方投資銀行的“創造性會計手法”,雖然在名義上不構成政府債務,但在實際上已經構成了嚴重的政府債務負擔。同時,中國的公務員開支、未來的民生工程、國防建設,以及日益逼近的人口老齡化都將形成剛性支出,如果沒有根本性的結構性改變,未來中國的債務負擔將會持續加重。


  當前全球經濟與政治體系存在諸多不穩定因素,美國次貸危機之后,國際經濟摩擦加劇,地緣政治格局發生巨大變化,而國際游資最熱衷于抓住這些不穩定因素,趁機制造更大的動蕩,以便從中漁利。在開放條件下,中國也必將成為國際熱錢的攻擊對象,中國應致力于構建更加完善、穩健的經濟運行體系,堅決克服市場中過多的投機行為,防止經濟泡沫,以及不恰當的地方政府行為產生不穩定的后果。


  希臘債務危機所以首先爆發,是因為歐元區內各國經濟發展水平不同,而各國在統一貨幣政策前提下卻又缺乏協調一致的財政政策及其它社會政策相配套。因此,中國在追求經濟增長的過程中,一定要堅持統一的財政政策,由國家根據各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差異和特點進行統一的財政政策部署,同時應制定協調一致的其它區域發展政策。中國目前出現各地方政府競相爭取“國家戰略”的局面,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會導致區域公共財政的差異和危機。


  (作者劉厚俊為南京大學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常務理事,曾任商學院副院長,袁志田為江蘇省委黨校副教授)

核心期刊推薦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 最新的网上赚钱方法 网店童装比女装赚钱吗 赚钱加25岁女人微信 网络赚钱一天几百是是真的吗 断桥铝门窗赚钱么 捕鸟达人无限金币 云鼎彩票安卓 小智保险推广赚钱 转发和点赞新浪微博能赚钱吗 51678棋牌金蟾捕鱼 广东麻将推倒胡麻将技巧 北京人赚钱能力为何不如南方人 58级法师能刷厄运赚钱 转发文章刷量赚钱是真的吗 海南麻将技巧心得 银行网站漏洞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