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經濟管理論文 > 經濟危機論文 > 正文

歐洲債務危機的成因

來源:UC論文網2019-04-19 09:09

摘要:

  2007年美國爆發了次貸危機。這場危機一開始僅僅是房地產一個行業的危機,隨著時間的發展,危機開始蔓延至銀行,最后演變成為全球的金融危機。在這種前提下,全球經濟陷入蕭條。在全球金融危機逐漸擴散、債務風險逐漸升高之際,一些歐洲國家由于實體經濟衰落、人口結構逐漸老齡化等因素的影響,債務負擔極其沉重,財政狀況雪上加霜。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2009年12月全球三大評級公司下調希臘主權評級,使其陷入財政危...

  2007年美國爆發了次貸危機。這場危機一開始僅僅是房地產一個行業的危機,隨著時間的發展,危機開始蔓延至銀行,最后演變成為全球的金融危機。在這種前提下,全球經濟陷入蕭條。在全球金融危機逐漸擴散、債務風險逐漸升高之際,一些歐洲國家由于實體經濟衰落、人口結構逐漸老齡化等因素的影響,債務負擔極其沉重,財政狀況雪上加霜。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2009年12月全球三大評級公司下調希臘主權評級,使其陷入財政危機,歐元兌美元大幅下跌。希臘的財政問題或拖累其他歐盟國家,歐盟、希臘政府官員都在尋求解決希臘財政問題的方法。希臘乃至整個歐元區債務危機既偶然又必然地爆發了。


  自歐債危機爆發以來,歐元區采取了諸多技術性的補救措施。但是,債務危機依然像幽靈一樣盤旋在歐洲大陸的上空。


  一、究竟是何原因致使這場危機爆發的呢?


  許多學者認為歐洲債務危機的根源在于人口結構老齡化。不少觀察家認為是一年前爆發的全球金融危機導致了歐洲一些國家目前的債務危機。其實,全球金融危機只是讓歐洲債務危機提前引爆,即使沒有全球金融危機,歐洲債務危機同樣不可避免,因為這些國家普遍面臨著同樣的問題:制度設計存在缺陷、國家的產業競爭力顯著削弱,而長期富裕的生活環境養成的高消費習慣無法自動作出調整,而政治家為了選票必然通過政府舉債支出來維持高生活水平與社會福利,導致財政赤字不斷擴大、政府債務高居不下。


  縱觀歐洲債務危機的拯救史,不難發現,核心措施就一個:注入流動性,增發貨幣,從證券市場計劃到長期融資,直至現在的直接貨幣交易,都是延緩危機時間而已。繼續開閘放水,增加債務未必能治本。歐債危機的根源并不是南歐人懶惰,而是貨幣生產體系出現了偏差。


  二、歐盟最初的制度設計存在缺陷


  雖然,歐盟國家在一體化上不斷完善,但是他們在制度上有個致命的缺陷。這個缺陷早在英國脫離歐盟時已經顯現出來,但是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這個缺陷就是歐盟國家實行統一的貨幣制度,而統一制度是由歐洲中央銀行制定,而歐盟在財政政策上卻采取各自不同的政策。貨幣政策的統一使歐元區國家在面臨經濟問題時,無法通過本幣貶值來縮小債務規模和增加本國出口產品的國際競爭力,只能使用財政刺激手段,而且有擴大財政赤字的內在傾向,最終造成政府債臺高筑,這使原本就不景氣的經濟狀況雪上加霜。


  希臘經濟具有自己的特點,旅游業發達,實行高福利社會政策,由于財政赤字和貿易逆差,舉債度日成為常態。在加入歐元區以前,希臘擁有貨幣發行的自主權,國家有兩種策略可用于應對政府債券可能的償付隱患:一種是通過增發不同期限的政府債券來間接實現展期,用跨期手段為解決危機贏得更多時間;另一種是運用貨幣政策手段增發貨幣,通過貨幣貶值來減輕債務壓力。也就是說,希臘經濟有它的風險,也有它解決風險的機制。但是加入歐元區以后,希臘失去了獨立的貨幣發行權,上述兩種策略無法實施,剩下的只能指望歐洲央行或債務重組。問題是,歐洲央行既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救援一個成員國的債務危機,因為各成員國之間利益平衡問題,希臘債務問題一拖再拖。從本質上來說,歐元區的建立由于剝奪了成員國獨立解決風險的可能,實際上是把一種局部的經濟風險放大為整體性的風險。


  三、政府部門與私人部門的長期過度負債


  政府部門與私人部門的長期過度負債行為,是造成這場危機的直接原因。


  歐元從誕生之日到次貸危機發生前夕累計升值80%之多,導致歐債廣泛受到投資者的歡迎,相應地,舉債成本也就變得十分低廉。各國易于獲得低廉、充足的借貸以促進國內經濟增長。在一定程度上掩蓋了各國勞動生產率低但勞動成本高等結構性問題。歐盟國家在1980年至2009年間基本處于負債投資狀態,長期的負債投資導致了巨額政府財政赤字和債務重負。歐盟《穩定與增長公約》規定,政府財政赤字不應超過國內生產總值的3%,而在危機形成與爆發初期的2007~2009年,政府赤字數額急劇增加。以希臘為例,從2001年加入歐元區到2008年危機爆發前夕,希臘年平均債務赤字達到了5%,而同期歐元區數據僅為2%;希臘的經常項目赤字年均為9%,同期歐元區數據僅為1%。2009年,希臘外債占GDP比例已高達115%,這個習慣于透支未來的國家已經逐漸失去了繼續借貸的資本。這些問題在PIIGS五國中普遍存在。隨著歐洲區域一體化的日漸深入,以希臘、葡萄牙為代表的一些經濟發展水平較低的國家,在工資、社會福利、失業救濟等方面逐漸向德國、法國等發達國家看齊,支出水平超出國內產出的部分越來越大。由于工資及各種社會福利在上漲之后難以向下調整,導致政府與私人部門的負債比率節節攀升。西班牙和愛爾蘭債務問題的成因與希臘略有不同。這兩個國家受到次貸危機的影響,房地產市場迅速蕭條,國內銀行體系出現大量壞賬,最終形成銀行業危機。而政府在救助銀行業的過程中,舉債與償債的能力均出現了問題。


  已經背負巨額債務的五國政府,其進一步借貸的能力已大不如前,政府信用已經不能令投資者安心充當債權人的角色。當巨額的政府預算赤字不能用新發債務的方式進行彌補時,債務危機就會不可避免地爆發。


  四、超前的福利政策


  經常聽人說歐洲國家的人從出生到去世都享受著很好的福利政策。而在希臘加入歐盟開始,自身本來就比法國和德國這樣的國家在生產力水平上有差距,應該加大用工時間,而因為歐盟一體化在工會的壓力下,希臘這些國家卻享受著和法國、德國這樣國家的福利水平。歐洲國家的福利體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廢墟上建立起來的,旨在平息民眾的不滿,實現歐洲各國的共同繁榮。在危機爆發之前,由于慷慨的福利體制和豐厚的退休金,希臘人的平均退休年齡是53歲,在發達國家中首屈一指;每年還有6個星期的休假。最終希臘人僅靠自己的錢已經無法維系其舒適的生活,于是就開始借錢,不斷地借錢。經濟增長速度跟不上負債,進而危機逐漸積累,逐步擴大。西班牙、愛爾蘭等歐元區的高福利水平國家,與希臘情況類似。高福利水平加上低生產力水平導致國家在全球競爭中缺乏競爭力,財政收入少。而在維護高福利下,政府支出增多,這就導致惡性循環。當政府宣布一系列削減民眾福利的措施后,遭到民眾的強烈反對。各國民眾的大規模抗議和不滿說明此前的福利水平已經遠超該國實際承受能力。作為社會關系和社會矛盾調節手段的福利制度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但福利開支過高會影響經濟發展。福利開支應當遵循適度救助社會最貧困階層、不影響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等原則,在經濟增長與福利制度之間保持以經濟增長為主題的動態平衡。


  五、產業結構的不合理


  為了保護本國環境和提高本國競爭力,歐洲國家紛紛把產業外移,導致本國產業空心化。像這次危機嚴重的五國,他們的發展主要依靠多勞動密集型制造業出口和旅游業。以旅游業和航運業為支柱產業的希臘經濟難以抵御危機的沖擊。以出口加工制造業和房地產業拉動經濟的意大利在危機面前顯得力不從心。意大利經濟結構的最大特點是以出口加工為主的中小企業創造國內生產總值的70%。依靠房地產和建筑業投資拉動的西班牙和愛爾蘭經濟本身存在致命缺陷。工業基礎薄弱,而主要依靠服務業推動經濟發展的葡萄牙經濟基礎比較脆弱。


  PIIGS五國屬于歐元區中相對落后的國家,分析歐債危機產生的原因,他們的經濟更多依賴于勞動密集型制造業出口和旅游業。隨著全球貿易一體化的深入,新興市場的勞動力成本優勢吸引全球制造業逐步向新興市場轉移,南歐國家的勞動力優勢不復存在。而這些國家又不能及時調整產業結構,使得經濟在危機沖擊下顯得異常脆弱。歐債危機真正走出困境,需要歐洲國家自己產業和技術上的相互配合。


  這一在當前幾乎普及全球的非常規政策措施,雖然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抑制通貨緊縮預期的惡化,但對降低市場利率及促進信貸市場恢復的作用并不明顯,并且或將給后期全球經濟發展帶來一定風險。伴隨經濟逐步復蘇,量化寬松極有可能帶來惡性通貨膨脹的后果。這樣的政策實際上向全球收取通貨膨脹稅收。后果是全球大宗商品的價格上漲,各國的生產成本上升,出口減少。本來經濟發展不好的這五個國家,加上成本上升和出口減少,赤字將不斷變大。


  歐債危機的悖論在于:貨幣已經泛濫,債務堆積如山,選民并不愿意接受任何的緊縮計劃。多黨議會民主制度、福利國家體制與債務形成了難解的三角關系,歐債危機是一場政治經濟的博弈。作者: 朱孟繁

核心期刊推薦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