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經濟管理論文 > 經濟危機論文 > 正文

歐洲債務危機遠未解決

來源:UC論文網2019-04-19 09:06

摘要:

  對類似希臘等破產國家的救助方案本該叫停,因為,其財政頑疾過于根深蒂固,不是一筆過渡性的貸款能夠解決的,但現在來看,救助方案仍有可能繼續。如果說四月對詩人來說是最殘酷的月份,那么五月就是歐洲領導人的夢魘。  一年前,他們違背規則對希臘實施救助,并幫助其他歐元區有財政問題的國家抵御市場風險。但是,一年之后,這項拯救計劃卻不見絲毫的可喜之處。盡管經歷了艱難的一年,但是希臘目前看來進行債務重組的可能反...

  對類似希臘等破產國家的救助方案本該叫停,因為,其財政頑疾過于根深蒂固,不是一筆過渡性的貸款能夠解決的,但現在來看,救助方案仍有可能繼續。如果說四月對詩人來說是最殘酷的月份,那么五月就是歐洲領導人的夢魘。


  一年前,他們違背規則對希臘實施救助,并幫助其他歐元區有財政問題的國家抵御市場風險。但是,一年之后,這項拯救計劃卻不見絲毫的可喜之處。盡管經歷了艱難的一年,但是希臘目前看來進行債務重組的可能反而更大。從2010年5月歐洲官方匆忙地籌集救助資金以來,有兩次動用了這筆錢,一次是去年年底資助愛爾蘭,而現在則是為了保住葡萄牙。


  希臘的財政混亂


  最緊迫的問題是希臘。歐元區的頭頭們――特別是德國和歐洲央行正為如何處理希臘的債務而激烈爭論。有消息稱,5月初希臘和它在歐元區主要債權國的財長們進行了秘密會晤,而且還有報道稱希臘將脫離歐元區。但是,這個說法被一致否認,除此之外政策制定者們似乎無法在其他問題上達成共識。


  2010年5月的原計劃是基于這樣的設想:希臘面臨的是一場嚴重但是短暫的資金問題。歐元區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1100億歐元(相當于1570億美元)官方借款,希臘就無需再向市場尋求懲罰性利率的貸款,從而解決流動性的問題。同時,希臘將采取嚴厲的措施來減少赤字,這些舉措會重塑投資者信心,并使希臘于2012年部分地回歸債券市場,最終于2013年中期完全回歸。


  現在看來這個時間表過于樂觀。投資者對提供長期借款變得更加謹慎:十年期債券的收益率如今已超過15%,而一年前的最高點不過才12.3%。這部分反映出,外界已判斷希臘的財政惡化程度比起初顯露的情況還要嚴重。2009年的債務和赤字問題只是個開始,現在的問題變得似乎比當初預計的更為嚴重;由于緊縮措施阻礙了經濟增長,希臘的稅收收入令人失望。因而,去年底希臘政府債務接近了GDP的145%,2010年的赤字則高達GDP的10.5%,遠超過原先8.1%的目標。


  即使是再有凝聚力和決心的政府,在這樣的財政混亂面前也會捉襟見肘。更何況帕潘德里歐(GeorgePapandreou)的政府在是否進行更痛苦改革的問題上存在分歧。有說法是歐盟官員將進駐希臘那些遲疑不決的政府部門,最有難度的任務是推行一份價值500億歐元的私有化方案。但是,帕潘德里歐在內閣中最親密的盟友,環境和能源部部長TinaBirbili及勞工部部長LoukaKatseli,對該方案公開表示反對。


  臨時流動性難解財政頑疾


  如果主權債務危機的影響僅限于希臘一個國家,還可以把這次危機視為不會威脅整個歐元區的特例,但愛爾蘭和葡萄牙的淪陷則讓人看到了事情的真相。這些國家都有各自易遭受危機的特點,與希臘和葡萄牙不同,愛爾蘭病入膏盲的銀行系統侵蝕到這個國家的財政,而葡萄牙持續十年的超低增長率嚴重影響了整個國家的經濟。


  但是當三個不同的國家都出現問題時,自成一格的說法就站不住腳了。一旦加入歐盟并得益于低利率,這三個國家均在經濟和公共財政方面管理不善。希臘和葡萄牙的經常項目發生巨額赤字,而愛爾蘭繁榮的房地產業,使得地產方面的收入掩蓋了潛在的財政弱點。就單位勞工成本來說,與德國相比,希臘、愛爾蘭和葡萄牙這三個國家都不同程度地喪失了競爭力(盡管目前投資者試圖往好的方面想,但是經濟規模大得多的西班牙存在著同樣的問題)。


  最初關于希臘的判斷是錯誤的,其財政頑疾過于根深蒂固,不是一筆過渡性的貸款能夠解決的。對愛爾蘭和葡萄牙的舒困計劃很可能在犯同樣的錯誤:臨時流動性救助不一定能幫助有嚴重財政問題的國家走出困境。


  必須進行債務重組


  不久前,一些歐洲國家正在重新考慮這個問題。德國背地里一直催促希臘“重塑”其債務,這是一種溫和的債務重組方式,可以在保證本金和利息數額不變的情況下延長債券期限。這么做雖然不足以解決希臘的債務危機,但是可以減輕其他歐元區國家的負擔,使他們無須在2012年向希臘再次注資,而且可以保護那些以面值持有希臘債務的銀行免予減記賬面價值。但歐洲央行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債務重組;其它銀行對此也十分緊張。


  盡管說服倔強的北歐選民著實不易,但有了更多的官方資金,最終不可避免的債務重組很可能會被再度推遲。這種做法可能會短期安撫市場,可是又會使得歐洲領導人陷入去年大部分時間內所處的境地――不得不為大幅消減希臘債務而傷透腦筋,并且掙扎著控制局面。


  債務重組是必須的,而且不僅僅限于希臘。作者: 李劍

核心期刊推薦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 趣事头条真的能赚钱吗 李逵劈鱼怎么给鱼上分 紫微斗数 擅长赚钱 龙王捕鱼能破解吗 哪个手游挂机赚钱的 游戏币好卖的捕鱼平台 俺来也是怎么赚钱的 美女捕鱼短视频 年纪大了爸妈能做什么赚钱 丫丫江西麻将奉新麻将 地图标注赚钱 酒电子盘赚钱吗 下载腾讯游戏麻将我来了 什么医药厂家赚钱多 gta线上怎么卖车赚钱 彩73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