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論文網 > 論文寶庫 > 法學法律類 > 司法制度 > 正文

試析中國商標法的現狀

來源:UC論文網2019-04-17 09:55

摘要:

  摘要:我國商標法從制定到經歷2次修訂后,仍然存在不少問題。本文試從我國現行商標法所確立保護機制中存在的問題,以及社會公眾對商標保護意識的偏差入手,提出關于我國商標法發展的建議。  關鍵字:商標權行政管理司法權  隨著21世紀,知識產權貿易的不斷發展與進步,每一個人的生活無不與商標息息相關。中國也從上世紀末買入世界十大商標注冊大國的行列。但大國并不代表強國,與國際商標歷年的主要內容相比較,中國的...

  摘要:我國商標法從制定到經歷2次修訂后,仍然存在不少問題。本文試從我國現行商標法所確立保護機制中存在的問題,以及社會公眾對商標保護意識的偏差入手,提出關于我國商標法發展的建議。


  關鍵字:商標權行政管理司法權


  隨著21世紀,知識產權貿易的不斷發展與進步,每一個人的生活無不與商標息息相關。中國也從上世紀末買入世界十大商標注冊大國的行列。但大國并不代表強國,與國際商標歷年的主要內容相比較,中國的商標法發展過程中也呈現出各種問題。本文試從立法以及法實施過程中的問題入手,提出建議。


  一、商標法保護機制中存在的問題


  (一)我國商標法的發展具有被動性


  我國最早的商標立法是在清政府受外國的壓迫下制定的。這種立法可謂“先天發育不良”。而中國對有關國際條約的加入遭遇國內商標法的制定。在內容上,我國商標立法不僅是缺乏前瞻性的法律規范,同時在中國的各知識產權單行法中,與TRIPS協議差距最大的,也屬商標法。


  (二)執法呈現“家長制作風”


  所謂中國商標執法的“家長制作風”指的是我國的國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對商標權人的一攬子保護,幾乎是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比如1999年國家商標局替32件中國馳名商標預留域名,而至今仍有一些馳名商標未申請域名,這種預留既沒有撤銷,也沒有批給其他申請人。有人對此提出質疑,如果這種預留成為一種制度規定,那么那些在我國注冊的外國馳名商標又要異議了,這是否違背了《巴黎公約》國民待遇的規定?答案是肯定的,這種措施肯定不能成為一種制度性的規定。


  (三)立法模式上“重義務,輕權利”


  我國商標立法的思路是先將商標作為公共管理的一種工具,然后才是對商標私權的保護,這種“重義務,輕權利”的立法模式的著眼點不再于對私權的保護,而在于對公眾利益的保護,便于管理部門行使職權,導致在商標法中的行政管理內容較多。2001年,為執行TRIPS協議,我國商標法進行了修訂。其目的在于縮小與世貿組織的差距,與《巴黎公約》、TRIPS協議相適應,從立法思路上強調了將商標權作為私權來管理,規定公民個人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也可以申請注冊商標;擴大了商標的構成要素,增加了立體商標和色彩商標的內容;將行政權至于司法監督之下;增加了保護地理標志的規定;提高了對馳名商標的保護;增加了堆商標侵權的查處手段,規定對侵權物品可以查封,扣押,沒收,銷毀等。但從其全部內容來看,新修訂的商標法與原來的商標法相比,依舊是行政管理多于司法管理,并且對工商行政管理的職能還有所加強,比如賦予其查封,扣押權。這些無問題體現出國家對商標保護力度不足,并且過于強調公權的因素。


  (四)欠缺沖突規范


  有關商標的沖突法立法規范過于籠統。沒有專門的商標法律適用規范,有關的適用也規定在知識產權的法律適用規范中。有關商標的法律適用在新頒布的《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中也有沒規定,也就是說,這些相關的適用問題還是依靠民法通則的規定來解決。與日漸復雜的國際商標爭議相比,這些規定存在很多不足之處。


  二、社會公眾對商標的保護意識認知有誤


  商標法作為一種被動發展的自上而下的法律在我國實行,加之國家對于商標保護的諸多問題導致社會公眾對于商標的保護意識必然存在偏差,主要存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欠缺品牌國際保護意識


  中國的許多老品牌企業目光短淺,為了眼前的利益放棄使用自己的商標,不少民族品牌在被外資收購之后已被人遺忘。如南孚電池,自1999年起經多次轉讓,于2003年72%的股權落入吉列手中,中國第一的電池品牌已不再是民族品牌。又如小護士,在被法國歐萊雅于2003年收購后,在市場上幾乎消聲滅跡。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中國名牌只重視國內發展,未及時到國外申請注冊,導致被搶注的現象比比皆是。此中典型如王致和商標在德國被搶注,幾經周折,才重回企業。


  (二)中國企業,個人的商標注冊意識雖有所增強,但投機性嚴重,欠缺誠信意識


  許多傍名人、傍名牌的商標商標注冊非常流行,比如“流的華”、“阿迪王”這類商標不勝枚舉。意識到商標注冊與商標贏利的關系是我國企業和公民的意識發展的進步,但誠信經營與把握商機是我國目前企業和個人觀念上需要改進的問題。


  (三)我國企業對商標侵權的司法保護意識相對較弱


  大多數企業在遇到商標侵權后首選還是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投訴,要求行政保護,而沒有訴諸于司法保護的手段。其原因有二。一是相對于法院的審判程序,行政執法要簡便的多。二是企業缺少司法保護的意識,不會運用司法手段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三、對商標法發展的建議


  “在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在知識產權所有者的知識財產權與社會公眾的教育權之間,在知識產權與基本人權之間都存在著一定的張力,雖然加入WTO之后中國承諾要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但是我們的經濟實力是否能夠支撐我們像發達國家那樣給予知識產權同樣力度的保護還有待研究。”至此,對我國商標法的發展提出以下兩點建議:


  (一)從立法上確立司法管理為主,行政管理為輔。


  司法管理為主制度的確立是實現法治的重要標志。在商標法的領域,也是如此。正如王名揚教授所闡述的:“司法審查之所以必要,不只是由于保障個人利益的需要,也是為了統一法律適用的需要。行政事務大都專門,每一行政機關往往只注意其職務本身所適用的法律,可能忽略其他方面的法律。然而一個國家的法律是一個有機的體系,必須互相配合。法院在司法審查時,是從法律整體考慮行政行為是否合法,不是考慮某一機關所適用的法律。司法審查的存在也是為了統一法律的適用,協調法律的一致所必要。”我國現行的商標法仍是以行政審查、確權、保護為主,而商標權作為一項私權,一項民事權利,如果過多的對司法審查進行限制,將直接導致當事人合法權益保護不充分。


  (二)加強社會公眾的商標保護意識。


  加強對社會公眾的商標保護意識的培養是重要的。縱觀世界各國和有關國際組織都已關注到對于提高商標保護意識的重要性。比如2003年3月英國商標代理機構(ITMA)發起的名為“商標或者商業損失”的活動。其目的就在于提高社會公眾對于商標的意識。只有加強社會公眾對商標的保護意識,才能從根本上建立對品牌的國際保護意識,杜絕我國公眾對注冊商標的投機性心里及對誠信的欠缺。


  結語:


  綜上所述,對于我國現行商標法存在的問題,應當從兩方面改進。一方面盡快完善商標法的立法,建立以司法保護為主,行政保護為輔的機制;另一方面也應加強公眾對商標權正確認識的教育。以解決目前我國目前商標法施行中的各種問題。

核心期刊推薦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 亿豪彩票苹果 欢乐捕鱼大战怎么获得宝珠 玩天龙八部如何赚钱 安卓游戏捕鱼大师 斗地主赚钱提现下载大全app 手机捕鱼赢钱游戏平台 梦三国2玩什么赚钱 欢乐麻将微信登录 偷拍敲诈赚钱吗 一年四季种什么蔬菜最赚钱 好奇心日报靠什么赚钱 腾讯剑灵什么职业赚钱厉害 环球彩票安卓 雕刻机加工点什么赚钱 免费麻将下载安装 网络棋牌赚钱模式